臺中健康暨管理學院
ASIA新聞
 
無米樂 老農的禪修 政府應扶植老農退休 安享老年 讓有知識、技術、資金的新農民經營農業

94/06/18聯合報

2005/06/18聯合報A15版

彭作奎/前農委會主委,台中健康暨管理學院副校長(中縣霧峰)

無米樂的主題人物崑濱伯說:「無米樂,無米樂,心情放乎卡快活,不通想太多,就是無米樂」;犁田時,他說:「工作這麼多,錢賺不了多少,如果錢像泥土翻來滾去就好了。」他又說:「種田像坐禪,前世修不夠,這修來補。」

無米樂是一種經濟現象。依據經濟學原理,如果一家企業長期虧損,一定會關閉。但是許多農家,在長期農產價格與所得偏低的情況下,仍持續務農,使農業人口仍居高不下,造成農業經營處於資源配置「失衡」的狀態;老農則以禪修的態度,調低他務農的主觀價值,繼續種田。

  造成失衡的背景主要是農業以外的因素所造成。一是外在因素快速調整,如工商業快速發展、農產品市場自由化,使農業經營無法調整其生產規模而失衡。另外,是農業本身無法去改變外在環境,如農業採用增產的技術,生產大量增加,市場需求無法開拓,造成技術進步的後果要自己承擔。促使農業部門像汪洋中的一條船,隨波漂流,坐在船上的農民有不知何去何從的無奈!

  至於農民是真屬於「前世修不夠,這修來補」的一群嗎?不盡然。在民國四十、五十年代,崑濱伯還年輕時,台灣的農家所得是高於非農家所得,農業部門是糧食供應、外匯賺取與資本形成的主要來源,奠定台灣經濟發展的奇蹟與民主發展的基石。但由於農業屬生物性的產業,加上土地改革後所有權均化,造成耕地規模太小,受教育的農村青年外移,農村勞力與經營者逐漸老化,農村榮景不再,甚至淒涼。像崑濱伯夫婦的農家比比皆是。

  他們為何不離開農村呢?他們教育水準不高,年事漸高,轉業成本越老越高,在資金缺乏下,住在鄉下生活費較低,且與親友同住,來自享受「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」的心理滿足,要比離鄉背井,住在擁擠、繁忙、競爭、犯罪多的都市所得到的物質享受高出很多。因此,寧願享受純樸悠閒的無米樂生涯。

  目前台灣多數的作物經營,如稻農,已由過去追求「利潤最大」的生產事業,變成為追求「滿足效用」的消費產業。老農民擁有農地跟擁有電視機一樣,有空到田裡走走,拔拔草,打發時間,鍛鍊身體,縱使長期虧本,仍可以享受田園之樂。到了假日,兒孫回鄉下的四合院渡假,更可享受天倫之樂。

  從經濟觀點,「農業」是處於資源配置失衡狀態,傳統農業具技術效率但卻貧窮;從社會觀點,「農村」是陷於低度經濟水平的均衡狀態,變得保守,不願採取新技術;從政治觀點,「農民」則處於殘餘價值失調狀態,逐漸弱勢,但常被政府或政黨作為談判的犧牲籌碼卻自知。因此,三生的農業,只有「生態」功能發揮得較為淋漓盡致。諸如生產,生活等功能,只好以「坐禪」來解釋最為貼切,但卻苦了農政單位政策與措施的規劃與執行。

因此,政府應積極以社會與政治手段,盡快扶植老農退休,補償農民安享老年;讓農業由有知識、有技術、有資金的新農民來經營,使台灣農業能以市場為導向,邁向現代化企業經營。

回上一頁